科技日报:室内污染多严重?标准“说话”才靠谱

最近,室内环境问题引发了社会的担忧。
  本月初,一篇《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》的文章,将自如租房和各个平台的长租公寓推上了舆论的漩涡,文中称阿里员工王某今年1月在徐州租住自如的房间,仅半年后,就患急性髓系白血病身故。而上个月,有媒体报道浙江绍兴市“义峰山放射性石料流向民居,辐射超标”,也引发众人关注。不过,上月底,绍兴市越城区官方微信通报,来自义峰山流向民居的石料“放射性水平与全国普查室内的水平基本一致”。
  住宅中使用的建材石料,其辐射是否有相应的标准和规定?应对室内可能存在的辐射和甲醛超标风险,我们需要怎样提高警惕?
  石材辐射,国家有一系列明确标准
  前些年,关于天然大理石辐射超标的争论相当普遍。生态环境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研究员商照荣说:“对于石材辐射,国家是有一系列明确标准的。”如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10年颁布的国标《建筑材料放射性核素限量》中,对建筑材料的放射性水平限值给出了具体规定。在该标准中,按照Ⅰ类民用建筑、Ⅱ类民用建筑分别对建筑主体材料、建筑装修材料中放射性核素的含量进行了规定。
  辐射对人体的伤害分成外照射和内照射两种,放射性元素产生的射线从皮肤等部位侵入,叫外照射;人吸进了含有放射性元素的气体,射线会在人体内部直接作用在器官上,这是内照射。商照荣说,只要达到上述标准中对建筑材料中放射性核素的规定,就表示建材可以满足住宅等建筑对放射性指标的要求。
  不过,业内人士指出,市场管理部门无法对所有的石材产品一一检测。根据有关管理规定和国家标准《可免于辐射防护监管的物料中放射性核素活度浓度》(GB27742-2011)等要求,只有物料的天然放射性核素活度浓度超过1贝可/克(Bq/g)的非铀矿,才需要纳入辐射环境保护监管。
  绍兴市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,分别对义峰山矿石场生产的石料及混凝土产品取样并检测,检测发现,义峰山矿石场破碎形成的产品和5家混凝土企业的原料,“样品中各天然放射性核素活度浓度均小于《可免于辐射防护监管的物料中放射性核素活度浓度》的标准要求”。
  商照荣说,从目前监测结果看,义峰山石料矿的开采活动是不需要进行辐射环境保护监管的。
  室内氡浓度超标,仍可补救
  住在绍兴有关小区的居民可以松一口气了。但是,还是有不少人担心:一旦住房内的放射性指标超标,其最大的危害是什么?相应的控制标准和防护措施又是什么?
  商照荣说:“如果住房建筑材料中的放射性核素超标或过高,对人产生的最大危害应该是建筑材料中镭-226释放的氡。氡作为一种广泛存在的天然辐射源,占天然源产生的总辐射剂量的50%左右。”
  世界卫生组织将氡列为19种致癌物质之一。自1990年以来,各国都相继制定了居室内氡的干预行动水平,国际放射防护委员会出版的《住宅和工作场所中氡-222的防护》中建议,氡-222干预行动水平是200—600贝可/立方米。而在我国,根据《室内空气质量标准》《室内氡及其子体控制要求》等,要求室内的氡及其子体的浓度控制值的水平分别为新建住宅100贝可/立方米,已建住宅300贝可/立方米。
  不过,商照荣解释,即使已建建筑室内的氡浓度超过要求,也能通过自然通风和机械通风等措施进行补救,以尽可能地降低室内氡浓度、减少可能受到的照射剂量。“需要说明的是,已建住宅行动水平300贝可/立方米对应的有效剂量约为10毫西弗。该值与全世界范围内天然照射典型高值1—10毫西弗/小时是一致的。因此,即便住宅内的氡浓度达到300贝可/立方米,也不会损害健康。”
  “从辐射防护最优化的角度出发,需要采取补救和防护行动以降低氡浓度,开窗通风是最简单易行且效果明显的方法。因为氡有从地下、墙壁向室内空气缓慢的扩散过程,只要室内外保持一定的空气交换,室内氡浓度水平就会降低。”商照荣说。




微信咨询